老布闹离婚

更新时间:2024-06-19 06:28:24

生活中,夫妻闹离婚,本就是件很痛苦的事儿,可老布铁了心要离,却又没法说出离婚理由,是不是更痛苦……

老布闹离婚

一定要离

老布是小城有名的破烂王。四十岁下岗,几番努力,愣是靠收破烂,不仅有了规模不小的废品收购点,还住上了大房子,开上了十几万元的私家车,老布好不风光。可好日子还没过几天呢,这老布竟也学着一些有钱人的样子,玩起了情感游戏,与生活了半辈子的媳妇三丫闹起了离婚。

不过,就连老布自己都清楚,这婚不好离呀。原来老布与媳妇三丫属于那种自小住邻居,长大又结为夫妻的那种,彼此再熟悉不过,平日里谁动个歪心眼,对方都明镜似的。当然,还有一层,就是老布的父亲过世早,老布从小就与当教师的寡母没少受三丫一家人的照顾,受人滴水之恩,当涌泉相报,这个道理寡母从小灌输,老布也是铭刻在心,何况三丫在银行上班,一直有份好工作,当初嫁给他这个在工厂当库工的老布,那也是属于低就啊,还有就是,现在退休在家的寡母还仍与三丫父母做着邻居,所以,这样一种情况,老布要离婚,你想想,那还不够他挠破头皮的。

可老布这次也是王八吃秤砣——铁了心,非离不可,不离恐怕日子也没法过了。所以,这天一大早,老布终于鼓足勇气,郑重地向媳妇摊了牌。当然为离婚,老布把条件也压到了没法再低的地步,房子、车子都不要,收废品的摊子他也安排好,将来也准备交三丫支应,老布的意思,除自己留点现金用外,其它统统归三丫和正上大学的女儿,这条件,老布想,就算三丫一时从感情上无法接受,哭一阵闹一阵,很快也会过去,何况三丫这人一向爽快。老布充满信心。

不过很快,老布就发现自己错了,三丫听罢他的话,没哭也没闹,而是盯着老布的眼睛看了足有三分钟,然后笑嘻嘻一拍老布的肩头,说:“怎么,刚挣下这么一点家业就有了想法,你小子也未免太急了点吧?”说完,竟嘻嘻哈哈上班去了。

不用说,三丫的话是句玩笑,她是根本没拿自己的话当话呀,老布那个急,就甭提了,伸手一摸后背,竟急出一层虚汗……这可如何办是好?

好在,功夫不大,老布就计上心来,他急忙找来纸和笔,悄悄写了一封长信,主要是告诉三丫自己遇到了一件麻烦事,现在唯一解决的办法就是离婚,具体啥麻烦事,老布没说,他倒希望三丫猜,最好是恨自己才好呢。然后笔锋又是一转,说,如果不离,他也没办法,他将准备从此永远消失掉,写到这老布用语已相当强硬,底气也足得不行,最后是告诉三丫,什么时候想通了,就发一条短信给他,他会马上回来办离婚手续,并一再声明不要找,找也找不到。写好信,阿P把手机一关,便悄然消失了。

周城故事

接下来,老布就是躲到了一个地方等,他就是要给三丫一种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感觉,老布清楚,三丫最受不了的也正是这个,嗨,为了离婚,他现在也只好使出自己的杀手锏了。不过,老布也做好了从此永远消失掉的准备,如果三丫坚持不离婚的话。

果然,两天还不到呢,老布打开手机一看,一条短信早在那儿趴着呢,老布不由一阵高兴,可再一细瞧,咦,短信并不是三丫发来的,而是母亲。老布的心便又一下提到了嗓子眼,老布孝顺,他在信里可是一再叮嘱,离婚之事千万不能惊动双方老人,他也信三丫能做到,可这三丫……

不过,看完短信,老布又是长出一口气,还好,母亲在短信里只字没提他们离婚的事,只是问他现在在哪儿,为何不开手机之类,然后告诉他这几天夜里总是梦到他父亲,想让他陪着到他父亲坟上去看看,老布还能说什么,赶紧把电话给母亲打了过去。

父亲的坟地在老家周城,是离小城很远的一个山脚下的小镇,除为父亲上坟,老布很少来这里。这天来到坟地,老布同样是先为父亲坟头添些新土,然后又与母亲一起烧过一道纸,做完这些,老布知道,母亲往往还会在父亲坟前默默地坐一会儿,其实母亲来父亲坟地,估计主要就是想在父亲坟前坐一坐,这次也没例外。母亲坐下来,老布此时也觉得浑身如同散了架般难受,也在母亲身边坐了下来,可也就在这时,就听母亲突然轻声问:“还记得那个‘周城绝柳’的故事吗?”

老布一怔,他想不出母亲为何突然问起这个,不过这个故事,小时候母亲就多次讲起过,讲得是古时周城一个叫周万的孤儿,一次上山打柴从老虎嘴里救下一位白发老人,白岁老人为答谢他,就把最小的女儿柳姑娘许配给他的故事。老布当然记得。

老布冲母亲认真地点点头,这时就见母亲一笑,继续说:“那时你小,怕你听不懂,所以只给你讲了一半,其实这故事还有一半……”

后来周万发现柳姑娘很会过日子,很快就让他过上了富裕生活,可周万却也从此变得懒散好赌起来,柳姑娘死劝活劝不听,还开始对柳姑娘拳打脚踢,柳姑娘最后实在忍受不了,决定离去。这天周万游荡回来,发现不见了柳姑娘,便去追,一追追到一座水月庵,只见庵前放着柳姑娘不久前产下的婴儿,却不见了柳姑娘,周万痛悔不已,可婴儿没娘照看不几天就死了,从此周城一带便也出现了一种怪现象,这里的柳树渐渐枯萎,新栽柳树也不再成活,后来人们都说柳姑娘是柳树仙转世,周城绝柳,正是柳树仙对周城的一种惩戒啊……

老布的心不由一沉,母亲说话一向婉转,不用说,老人家定是清楚自己与三丫闹离婚的事了,老布低头不语,母亲接着说:“其实在周城,还发生过一件事,也被周城人当故事讲了好多年,不过肯定不会有人向你提起过。”说到这儿,母亲苦笑一下,也不看阿P,就自顾自讲开了——

很多年前,周城出过一个大学生,毕业分到一所中学教书,在那里,结识了同样刚分来的一名女教师,两人一见钟情,很快结为夫妻,婚后也很幸福。可直到四年后,女教师才突然听说在他们结婚前,丈夫在周城老家还曾有过一个相恋的姑娘,而且那姑娘就在她们结婚的当天投河自尽了。女教师当时很生气,发誓一定要与丈夫离婚。丈夫听后并没多说什么,只反复说为了他们刚刚三岁的孩子最好还是不要离,女教师不听只是哭。女教师哭了两天两夜,丈夫也陪了她两天两夜,后来女教师睡着了,可当她醒来时,却不见了丈夫,这时,她在心里其实早已原谅了他,可她哪里知道,就在她睡着的功夫,丈夫竟悄悄回了周城,从当年姑娘投河的地方,同样跳河自杀了……

说到这里,母亲早已是泪水涟涟,老布听得也是目瞪口呆满眼泪花。从前母亲总说父亲是生病死的,现在不用问,他也清楚父亲是怎么回事了。可也就在他愣神儿的功夫,就见母亲抹一把泪水,长长叹息一声说:“丈夫走了,可也把无尽的悔和痛,都留给了女教师,让她永远在一种痛悔中受着煎熬啊。”

这话似乎也同时戳到了老布的痛处,就见他如同烫着一般浑身一抖,可一时间,却又无话可说。

另有隐情

其实当母亲的哪里清楚,就在几天前,这老布突感身体不适,到医院一检查,谁知竟查出肺部长了一颗瘤,就在心脏附近,再做进一步检查,已是恶性无疑。一时间,一向乐观的老布当时就软在了地上,还偷偷抹了好几把眼泪,他清楚,一旦患上这种病,那基本上就等于迈进了阎王爷的门槛儿。老布痛苦极了。

不过,老布就是老布,他又很快镇静了下来,闪过他脑子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这病治还是不治?治,都知道这种病治起来往往会人财两空;不治,到时恐怕又过不去三丫这一关,三丫一旦知情,是断不会眼瞅着让他等死的,到时同样有可能人财两空。最后自已把眼一闭还好说,她们娘俩儿可就只有穷日子过了,况且这三丫花钱一向大手大脚不会算计,那日子还不越过越穷啊,所以,老布思虑再三,这才想到与三丫离婚这条路。

其实这婚离掉离不掉,老布都做好了永远消失掉的准备,他已经选好了一家远离小城的小医院,在那里做些简单治疗,以此来度过最后时光。其实消失的那两天,他正是躲在那家小医院里。至于母亲,他相信三丫不会放手不管。

可他万没想到,这三丫竟会第一个把自己的母亲给搬了出来,依三丫的性格,按说不会呀,不过母亲的那番用意老布再明白不过,尤其母亲最后的话无意间深深剌痛了他,老布想,自己就这么悄无声息地死去,到时三丫也肯定会后悔的要死的。这样想过,老布长叹一声,最终还是向三丫说了实话。

不用说,三丫还没听完呢,就早已急得大哭起来,说:“我就猜出你小子有事在瞒我,可没想到会是……”三丫话也没说完,就硬拉起老布要往医院奔。

老布一见急忙摆摆手,说,“且慢,咱们把话先说完再去也不迟。”说着,老布酸楚一笑,说,“你也清楚,这种病花起钱来是个无底洞,所以咱们先说定一个数,”说到这儿,老布伸出一根食指,说,“最多十万块,治好不治好就是它,还有一点,这次你可千万不能再让我母亲知道了,那会要了他老人家的命的。”

这时正急得不行的三丫一听这话倒一时愣住了,一脸茫然的问:“上次你母亲知道什么了?”老布说:“如果不是你告诉我母亲咱俩离婚的事,她老人家怎么会费那么大心思拉我去了一趟周城?”

三丫一听就更糊涂了,不过,她这会儿哪儿还有心思与他讨论这个,硬是拉上他,开车就直奔了大医院……

老布是两个月后出的院,虽说动心动肺地经历了一场大手术,不过医生告诉他,由于发现及时,癌细胞还没扩散,手术很成功,同时医生私下也给他们透了底:如果平日里注意保养,像老布这种情况,再活二三十年一点问题都没有。

老布一听自己还有这么多年的活头,简直高兴坏了,一时间也忘了问三丫这次花费超没超过说定的那个数,只在心里暗暗庆幸:幸亏当初听了母亲的话,幸亏没和三丫离成婚,不然自己小命不保不算,还非把她们的心给伤透不可。

只是老布后来才知道,那次寡母让他陪着去周城,确实是那几天母亲总是梦到老布死去的父亲,便想让老布陪她到坟上看看,也想顺便把瞒了老布这么多年的有关他父亲的真正死因告诉他,了却一桩心事,谁知道,竟无意间让老布改变了一个决定,纯属巧合啊。

不够精彩 再来一篇
同步字典网专稿内容,转载请注明出处
来源链接:http://m.tongbuzidian.com/gushihui_22030/
上一篇: 偷吻
网友关注故事会
精品推荐
热门故事会推荐
首页
栏目
栏目
栏目
栏目